DSC06965.jpg 

七坐、八爬、九發牙。

就這樣弟弟已經邁入”洽七”的階段,聖誕節都過這麼久了,他還在扮麋鹿,那天只聽到他的哭聲,然後過去抱起他就看見他的紅鼻子。常常就是在客廳裡爬呀!爬呀!就爬不見了,然後只要順著地上濕黏的印記就會發現他,那他必定是嘴裡咬著東西,若不是塑膠袋就是某樣玩具,然後你輕喚他,他回眸看你時,他將東西叼在嘴裡就像是家裡的貓狗寵物一樣。

1showimg.php.jpg 

弟弟正在用嘴巴探索這個世界,而且不忌口什麼都吃,不知道是不是該在他的嘴巴帶上狗嘴套?然後最近弟弟又一直在”落賽”,看過好多醫生也換過奶粉還是沒多大改善,是不是因為每次他見到東西就咬,而且他從不咬他咬過的東西,一直在咬新的事物尤其垃圾桶他最愛,每次看到垃圾桶那個興奮狀恨不得把頭塞進去,不過因為他沒成功得到過垃圾桶,所以垃圾桶給予他一個神祕又驚奇的期待,總有一天他會突破防線達陣它。

之前真的希望他”像個人”再接回來......那天我們一家去山上玩,我和姐姐自顧著餵食猴子,弟弟就坐在樹下嬰兒車裏看我們,媽媽正和一旁的小販買東西。不過才會兒的時間,當我們回頭看時弟弟不在嬰兒車裏,地上只留下弟弟的奶嘴,似乎沒人見著弟弟是如何不見的?一群人就猜想大概是被獼猴抱走的,只見媽媽崩潰哭倒在嬰兒車旁,望著天哭叫著『椪椪!』山谷不斷的迴盪著哭喊聲,怎麼,就像是用一把利刺,刮出玻璃表面發出的淒厲聲,一直持續在耳膜裡迴旋不去。

儘管如此,時光小河不停留一去不回頭,那台嬰兒車就靜靜的停放在樓梯下的儲藏室裏為曾移動過,也應該說是那儲藏室的門從那時候起就為在打開過,在裡頭收藏著所有弟弟相關物品,為避免碰觸到而引起睹物思人的情緒,可知道愈是這樣刻意迴避愈是容易陷入不拔的泥沼中,既使是這樣的萬般做好準備,一旦情緒上來時所能做的只能任它來襲無法抵抗,過去和弟弟在一起的日子彷如電影預告片一般湧入腦海,精彩聲光效果精準的分鏡畫面,不斷的令人心碎又再心碎,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奔流著。

幾年後一個午後,弟弟被獼猴撫養到五歲,之後被獼猴帶到山下的人家,被村長撫養著,雖然長的可愛但是猴模猴樣的就一般很頑皮的男孩子,一天和養母到夢時代逛街在玩具玩斗城買了一套工具組玩具,碰巧與剛剛逛完大遠百的媽媽與姐姐在捷運同一列車上,車上人不多,但就恰巧沒有可以同時倆母女一起的座位,於是姐姐就正好座在弟弟的身邊,這對姐弟坐在一起確實很相像,大概車廂內其他人見著了會很肯定他們是姐弟,只是身旁的養母由於是同一排座位並沒有發現姐姐的長相,而媽媽卻只注意姐姐沒發現到身旁的弟弟,既使就在咫尺的眼前,弟弟與養母就在美麗島站下車,誰也沒認出誰來。

是不是很遺憾的故事!就像某段生命過程的結束,它無聲無息就只是結束了這樣,而生活卻又一如往常的進行著。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奇幻旅程

mak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