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一則新聞,大概看過的人都覺得這是一則新聞很溫馨感人,雖然穿插在變態性侵及社會暴力之中,卻讓老農夫更顯得真情流露這世界還有愛,身為農家子弟的我也曾經和我們家牛有過一段纏綿悱惻的”人獸戀”。

在三十幾年前家裡的牛也是年事已高,已無法再負荷粗重的工作,而且在右前腳的牛蹄有一處傷口,嚴重影響牠的行動,牠是我們家的經濟命脈,所以爸爸不得不再找新的小牛準備接替,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小牛幾乎已經能作所有事之後,原本負責拉牛車的老牛變成跟在後頭,當小牛漸漸將所有是取代之後,一天放學回家牛棚裡沒再看到老牛,問大人,大人回說:「賣掉了!」很簡潔的答案,而且是不准小孩再問下去的語句,也只好注意大人間的談話,後來得知牠被賣到『牛灶』,那時候並不是很了解『牛灶』是怎樣的一個地方?但是沒多久的時間,一次機會跟著大盤商的車送菜到果菜批發市場,途中經過豬隻屠宰場時大人說那裡是『豬灶』,並且聽他們解釋豬灶作業過程,一連串的把所有的事串在一起,然後一個人在一旁哭得不能自己,幾乎對人類的道德、惜福、報恩、父母的身教完全瓦解。

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一隻牛要賣五千塊,五千塊要買一隻牛。』其實是錯的(也許不是,要看出這首歌當時的物價指數),民國六十九年我們家買的那一頭牛花了六萬塊,這幾乎是阿爸每天犁田工作要持續作六十天,不休息才賺得到的一筆錢。老牛確實養活我們一家六口,小時候沒有能力養寵物,父母也不准,所已常幻想牛是我們家的寵物,而且在家裡我的工作是四處割草、到市場撿玉米葉餵牛,幾乎童年多半記憶裡都是一下課就到市場賣玉米的攤位幫忙換取玉米葉,從下午四點一直到六點大概可以收集到兩大麻布袋,而這樣的量僅僅只夠提供兩餐,其他不夠的部份還得割溪邊的草來湊,牛的體積大食量也大,記得一回牛生病光是餵給牠的藥就是一大水桶,這真的不是普通人家養的起的『寵物』。

關於老牛被賣到『牛灶』這件事,既使最後明白那這怎樣一回事,也無法控訴任何事,物資匱乏的年代,物盡其用是最大目的,『情感』似乎不能對牠作出任何改變,只不過有一點我不知道這是否能為我們減輕一些罪惡感?我們有生之年從未吃過一次牛肉,以前是這樣未來也是這樣。今天的這一則新聞,老農夫老淚縱橫的不忍分離,在這講求生命平等的年代這頭水牛相對的幸運,竟然還有終老的地方可去,直讓我心中忿忿不平未過往那些牛難過不已,好想我爸看到這則新聞,然後看看他的反應,或許這對他而言有些荒誕,也或許這樣的年代我們也有能力放過那頭為我們賣命的牛。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奇幻旅程

mak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