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從有形及無形間不斷影響謙謙,而大人卻在不斷的抱怨、告狀中不知不覺的對她失去耐性,如果我們對她的態度都是這樣無可奈何的嫌棄,看在別人的眼裡嬌縱無理的謙謙讓別人的厭惡也就不僅於此。

DSC00031.jpg 

我試著從記憶裡去搜尋關於這樣的情節,不知道是遺忘還是我真的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也可能這種感覺很容易因為成長之後雲淡風輕過去了。

過去日子裡年紀與我相差兩歲的哥哥,記憶裡似乎他有著超乎熟齡的想法,怎麼說呢?

念小一的時候學校有訂牛奶的服務,當時的目的大概是補充成長中的孩童所需的營養攝取,

班上訂購的人數近一半以上,當然腦波比較弱的我就被影響了,回家就用的方式說:「我也要訂!」

像是卡針的唱盤一直重複撥放著,通常阿母不會理我逕自工作去,留下一台壞唱盤一直唱著「我也要訂!我也要訂!」,好像身為小孩的總是認為愚蠢到用"盧"的方式就能得逞,謙謙也遺傳到這一點。

可能是聲音的頻率引人煩躁,哥哥就說:「你琳賽啦!」(琳賽不是我的英文名字,跟吃大便是一樣意思。)

然後對我曉以大義的訓示在學校訂牛奶的人他們都是可憐人,早上家裡沒有準備早餐或是只吃稀飯(因為務農我們家一直以來早餐都是吃飯。)所以才需要訂購牛奶補充營養。

我心裡想明明是為了省錢不讓我訂他也能說一堆,而且他才大我兩歲印象中他好像很少要求些什麼,

屬於清心寡慾的小孩,腦波弱的我就不同了,現下流行什麼我都想要,然而這些慾望總是被哥哥擋在前方。

常常我很懷疑哥哥是如何變得這樣世故,他似乎生來就很能融入我們這個家庭,事事都能為父母著想,看起來就是很適合當這個家裡面的人。

因為哥哥的懂事所以一直沒有爭寵心機,完全讓我放肆作大,於是就用賴皮老么在家裡稱霸。

如果偏要找出失寵後那種失落的感覺,還是我升級為哥哥之後與差距六歲的弟弟較近爭寵。

在記憶裡一回鄰居的大姐姐們因為弟弟正值學說話的階段,可愛的模樣勾起他們母性本能。

也就是把他當成扮家家酒的玩具之一,然後端出真的能吃的零食餵養弟弟,因為無法參與又吃不到我心生怨恨。

於是先回家告狀大姐姐們亂給弟弟吃東西,結果阿母並不理會,因為有人幫忙照顧小孩多好。

我又再想其它方法,乾脆把弟弟搶回來不讓她們玩,搶回來的過程中把弟弟打翻了,原本開開心心的一群人被我一攪和,換成她們去告狀說我故意搗蛋。

馬上換來一陣打,當下的感受有點酸酸苦苦的,被忽略、被輕視的感覺一點一滴被自己製造想出來。

然後當著一群人面前卻又遲遲找不到台階下台,又不甘心之下只好繼續作出更令人討厭的行為惱怒更多人。

就在回想的同時我去感受謙謙的情緒變化,大人們全把目光注視在弟弟身上,他也是我弟弟我也想要和他玩,你們就認為我在捉弄他,而你們不也是這樣捉弄他你們就可以,我就不行,我做了就是搗蛋、蓄意破壞,弟弟怎麼做就是可愛。越是這樣情緒變化越是負面,到只好最後變成一個嬌縱蠻橫的姐姐。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奇幻旅程

mak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