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169628_2.jpg 

以前唸書住校外時,我們一群人合租了一間三樓透天厝,因為每個人選課不同上課時間有早有晚,出門的時間總是陸陸續續,因為我沒有摩托車每次上課都由住在當地附近的小胖同學接送我。

我們的鄰居是一家古早味的雜貨店,

很傳統的經營方式附近不用上班的鄰居(通常是三姑六婆),

多半會在早上八、九點早餐吃飽飽時聚集在雜貨店門口閒聊。

初搬來每次出門上課經過時都會禮貌性向她們點個頭,

幾十天過後我發現這群人好像對我的招呼特別熱絡,

「早!賣去學校了。」

「讀幾年級?」

「唸什麼科系?」…

其他人好像也沒有被這樣問過,我就特別被關心著。

直到房東來關切要我們當學生的要好好唸書行為要注意,

行為要注意”這話有問題,

待仔細問清楚之後才了解事情是這樣的。

這些學生很”亂”有些睡的晚晚的上課也沒按時間來,

還有一個大枯查某親像治這過夜,

常常三不五時一大早就和其中一個”樂咖ㄟ”勾肩搭背糖甘蜜甜一起騎車相載出門。

(當時我們一群人只有我高高瘦瘦的其他頂多只能算是哈比人,而且騎機車相載的也只有我,看來大家都認定"是我")

厚!厚!厚!

我根本不喜歡大枯查某更何況她只是一個留著長髮的查波,

還有她從來沒有和我過夜只不過因為三姑六婆聚集的時間點剛好是我們出雙入對時,

我總習慣和矮肥的同學比肩齊走時不自覺因為舒服而將手臂搭在她厚實的臂膀上,

想不到這成為糖甘蜜甜的證據。

事後我望著大枯查某熊腰的背影搭配上那一頭自然捲的長髮,還真和她媽的很相像。

原來我們被這群三姑六婆鎖定了,

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出令人嗤之以鼻不倫的戀情,

讓他們平凡無奇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

為了使她們的話題更具衝擊性我和大枯查某變本加厲熱力加碼演出,

我們行為更親密、動作更猥褻、言語更挑逗,

我從後頭熊抱住大枯查某問:「昨眠睏了有無爽快?」

只是沒多久之後我們還是被房東驅離這一個善良風俗的社區,

原因當然不是因為行為不檢點,

卻也相差不遠,

當時為了社團迎新活動排練幾乎夜夜笙歌加上營火舞助興,

只差沒把屋頂掀開,

我們把租賃的地方當作社團聚會場所,

三不五時警察的關切讓房東壓力大到迫使我們遷居。

如果狗改不了吃屎?那我們也不會改變,

這次我們下定決心找一處不會影響到別人的住所免得再度搬家,

我們的新家是一座三合院四周全是稻田,

夜晚只有蟲鳴聲當然我們到了之後一切就不一樣了,

這裡太適合我們居住了,

不過白天它有另外一個身份『私娼寮』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奇幻旅程

mak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