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klg.jpg 

大概每一個小孩與生俱來都有這樣的能力,躺在地上打滾叫著「我不要!」剛開始才會表達的小小孩作起這樣的動作還覺得有可愛氛圍,如果像姐姐這麼大了還是經常沒來由的”盧”一下”灰”一次,總是不消多久時間就會想要開扁。

到底是與生俱來?還是經由模仿學習?

弟弟開始用躺在地板的方式來強烈表達他不要的意圖,

只是幾次下來我們老是搞不清楚最初他的訴求是什麼?

大概他自己也不記得要什麼?

因為這樣大動作的打滾挺費力不容易記得最初訴求,

只不過幾次的下來弟弟還是有從中得到經驗教訓,

比方說在家裡時突然響胡鬧打滾一下時,

剛開始發現家裡的磁磚地板還真硬稍微過度激動還是會有痛楚的感覺,

這時候明顯的發現弟弟自動減輕動作稍加注意周遭避免撞到頭,

就在注意的一刻發現轉移到床上應該會舒服些,

於是自行轉換陣地到床上用力的鬧,

只不過最後好像鬧的人跟看熱鬧的人都不記得在鬧什麼?

不過弟弟這個樣子還讓人覺得可愛,

只是不知道這種感覺還能撐多久。

DSC00430.jpg 

記不清幾百次的的起床氣之一。

姐姐從樓上下來看看書桌之後就開始哭,

不清楚所為何事,

大概是她的什麼樣的寶貝不見了,

只見她東翻翻西看看就是找不到,

然後開始生氣、哭、摔東西。

問她話也不應只管生氣的哭,

只好不理會她,

不消一會兒又靜靜的坐在書桌前,

一付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想必東西根本沒有不見只是沒用心找,

心想我怎麼能就這樣放過她呢?

晚上洗澡前我打算教訓一下早上這件事,

才說兩句想不到姐姐已經很不耐煩又生氣了,

為了教訓她我也索性不理會她不幫她洗澡,

於是姐姐就開始更生氣的摔東西,

直到請出居家十大武器之中的衣架,

這時轉為一直叫著:「我不要!」

只有我不要三個字一直迴盪在屋裡,

情形是和弟弟一樣的只不過年紀不一樣,

相反的是我們覺得姐姐應該要懂事,

一直告誡適可而止,

但是她已經失去理智無法從失控的情緒裡回神,

不久大人也失去耐性喪心病狂的扁她一頓,

被鎮壓住的姐姐只好接受處罰幽怨的留在家裡,

一股極深的怨念如同黑色漸層圍繞住姐姐,

我們決定將單獨姐姐留在家裡陪阿嬤,

她只好默默無言拖著身子進浴室,

門外的我雖然於心不忍卻以無法改變這事實,

這是第一次給姐姐這麼重的處罰,

決定已經是這樣看來姐姐與弟弟之間的鴻溝因此又再次加深。

反過頭想想也多少應該開始用這樣的方式對姐姐做加強心性的方式,

看看能不能從中自我領悟出控制情緒方法,

在下次發生時及早從混亂泥沼中脫身。

我盼望生個女兒──因為生命是女人給我的禮物,我願把它奉還給女人: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個溺愛的父親,我怕把兒子寵驕,卻不怕把女兒寵嬌

怎麼聽來有些刺耳?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奇幻旅程

mak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